孑然少女

菜鸟画手

【那天,那场雨】——上

       娄滋博第一次看见钱正昊是在开学典礼上
       台上的小孩长的还算可爱,但面无表情仿佛没有任何情绪波动。
       而钱正昊第一次看见娄滋博是在体育器材室,娄滋博正拽着一个男生的衣领。
       钱正昊转身就准备走,“喂”。钱正昊没有停下,娄滋博追了出去,将钱正昊堵在墙上。
       “乖宝宝,你不是要去报告老师吧”娄滋博戏谑的说到。
       钱正昊眉头微皱,显然对“乖宝宝”这个称呼不悦。“我才没空管你的闲事”钱正昊甩开娄滋博的手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 哈哈”那个男生笑起来“娄滋博,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,你还护着他干嘛啊”
      娄滋博看着钱正昊远去的背影,唇角一勾说“爷乐意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一个似冬夜的冰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如盛夏的骄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天才少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叛逆少年
      如果不是那天雨下的突然、下的大
      如果不是一向乖巧的孩子离家出走
      如果不是娄滋博为了生存出门觅食
      这两个截然相反的人、这两条平行的人生恐怕永远不会有交集,多年后钱正昊回想起来,想着“还真要感谢那场雨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钱正昊站在街边,懊恼刚刚从家里跑出来什么也没带,身上的钱不多、手机也快没电了。又突然下起大雨,钱正昊只能在便利店的屋檐下躲雨。一阵风刮过来带着雨水,寒冷刺骨。钱正昊只穿了件长袖显得他更加单薄瘦小,他蹲下来缩成一团来取暖。
      在打了无数个小时的游戏后,娄滋博终于感受到肚子的强烈抗议。打开冰箱发现虽然有菜有肉,但没有马上就能吃的。一想到还得做“……麻烦”,娄滋博关上冰箱套了件针织衫、围了个围巾就出门了。
      娄滋博远远的就看到便利店门旁一团不明物体了,近点发现是个小孩,头整个埋在膝盖里只露出毛茸茸的后脑勺、还蛮可爱。渐渐的这后脑勺与自己脑海中某个人的背影重叠,娄滋博楞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 然后,心想“关我毛事”推门而入
       几分钟后,钱正昊感觉到的个带着温度的东西掉在自己头上,拿着一看是件针织衫,随后抬头就撞上一脸欠嗖嗖的娄滋博。
       娄滋博用帮助走失儿童的语气说“怎么啦,小朋友怎么一个人在这,和粑粑麻麻走丢了吗,帅葛格可以带你去找哦。”不出意料获得钱正昊一个看智障的眼神,娄滋博嘿嘿一笑然后蹲下与钱正昊平视。其实娄滋博当然明白“哎呀,男孩子嘛。谁没离家出走过”娄滋博不禁回想自己第一次离家出走——还是在遥远的额……十年前。娄滋博一遍说一边将针织衫和围巾往钱正昊身上围,顺便撸了一撸毛。“手感果然不错”娄滋博心想。
       “谢谢”钱正昊不太好意思的说,娄滋博这下起了玩心想逗逗这小家伙,摸摸后颈装作没听见的样子“刚刚谁在说话”钱正昊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“幼稚”但还是又说“谢谢你,娄滋博。”娄滋博这下心里乐了,笑的帅气温柔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,钱正昊突然觉得这家伙长得还蛮……好看的!?“你会做饭吗”娄滋博突然问,钱正昊有点反应不过来这话题转的有点快啊,看着钱正昊呆萌呆萌的样子,娄滋博忍不住捏了下脸笑容在脸上藏也藏不住,重复道“会做饭吗,制造食物……人能吃的那种。”钱正昊点头“会”,“太好了,我早就吃腻泡面了”说着拉起钱正昊往家走。
       钱正昊有些恍惚,身边的景色都匆匆飞过,身体本能的更上前面人的步伐。只有他握着自己的那双手是温暖的,一直暖到胸口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看着桌子上的牛排、意面、沙拉让娄滋博怀疑自己的眼睛,看着堆成山的外卖、泡面盒也让钱正昊怀疑娄滋博是怎么活到现在还长这么高的——这不科学啊

       娄滋博准备了几件自己还算舒适干净的衣服给钱正昊,让他当作睡衣。但俩人的身高、体格不一样,娄滋博的衣服到是给钱正昊穿出了ovorsize的感觉,大大的衣服衬的人小小的。露出好看的颈部和锁骨,加上刚洗完澡。香香软软、娇小可爱,娄滋博心虚的摸了摸鼻子“遭了,是那啥的感觉”
       “咳咳……”稍稍管理表情后,娄滋博说“你睡我床上,我在旁边打个地铺就行”语气稳重懂事还透着点……作做。钱正昊本来就已经很感谢娄滋博收留他了,怎么好意思让他睡地上“你床也挺大的,况且都是男生一起睡也没关系嘛”娄滋博一听这个话瞬间弹上床,完了还欠嗖嗖的说“既然你执意要求,那我也不好拒绝,是吧!哈哈。”钱正昊瞬间觉得自己上了贼船,把他踹下去的心都有了。
        娄滋博一直意外的老实,直到渐渐感受到身边的呼吸平缓后就不老实了。胳膊轻轻穿过钱正昊的脖子、手轻轻掰过肩膀、轻轻往自己这边圈,抱了个满怀。睡梦中的小孩迷迷糊糊中用脸蹭了蹭,又往怀里钻了点,娄滋博心里痒痒的,“可爱ớ ₃ờ想亲”他娄滋博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也不是什么小流氓。想亲也不能偷偷摸摸亲啊,要亲就光明正大的亲。反正明天也是放假,可以好好计划一番嘻嘻。

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
       潜水看文许久,第一次写文。希望大家能喜欢吧,之前看另一个太太的问题少年就觉得学霸钱正昊校霸娄滋博很带感,开了个小脑洞。哈哈哈*^_^*

笑死了她两怎么这么可爱

冯芊祎是个小天才:

我就不该相信自己能改出什么很正经的图来....